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青出于蓝】(09)【作者:boyhanfei】
【青出于蓝】(09)【作者:boyhanfei】
字数:43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青出于蓝

  萧遥一听到苏诗倩的话,回过神来,一脸凝重的表情说道:「倩儿,马上有人要下来了!」

  苏诗倩听得萧遥此言,吃惊的问道:「萧郎,你怎么知道会有人来?」
  萧遥答道:「刚才,那个大石头不是自己从崖壁脱落的那种的岩石,山谷中也无风雨,所以必是要人想借助石头测试这山谷深浅。所以我断定不用多时,就会有人下来。」

  苏诗倩略加思索,又问道:「依你之见,下来的会不会是来救我们的人?」
  萧遥摇摇头,说道:「不会的,山庄之内情形难以预料,即使打退贼人,也不会这么快搜寻到我们的下落,只有一个人知道我们身在此处!」

  苏诗倩一脸凝重的说道:「洪久功!?」

  「不错,就是这淫贼,待会儿必然有一番恶战,我们刚刚消耗了不少体力,回去吃些东西,休息一下,跟他拼个鱼死网破!」萧遥说完拉着苏诗倩回到火堆旁,边吃边谋划如何对付洪久功。

  话说果不出萧遥所料,一盏茶的功夫,就远远看到山崖上有人仗着绳索缓缓降下来,离地还有三丈许就纵身一跳,落到水潭边上,此人正是「红毛老祖」洪久功!

  令洪久功吃惊的是,苏诗倩和萧遥正盘腿调理着内息,看到他的出现,显然一点也不吃惊,两人缓缓站起身来,亮出兵器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

  「苏诗倩,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束手就擒,我答应不杀你们两个,那个兔崽子自费双手,我就放过他!」洪久功还是根本没把这两个人的武功放在眼里。
  苏诗倩听得此言,柳眉一皱,娇叱道:「淫贼,休得多言,我死也不会与你讨价还价。」

  萧遥更是打了呵欠,一只大手「啪」的一声打在苏诗倩的粉臀上,一边抓弄一边说道:「我的手还要用来感受这时间美好的事物,要我自费双手怕是比登天还难。」

  苏诗倩被萧遥这么一弄,两颊绯红,埋怨道:「萧郎………」

  萧遥则压低声音说道:「倩儿,别多想,我就是要刺激着老王八,让他方寸自乱。」

  果然洪久功看到萧遥此举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催动功力,瞬时间头发赤红,双臂青筋暴涨,直奔萧遥而来,嘴中喊道:「兔崽子,我要将你剁成肉酱!」
  这洪久功的双钩还未到萧遥近前,就被苏诗倩拦了下来,苏诗倩经过萧遥指点,自己琢磨出一套以快打慢,只攻不守的剑招,剑剑不离洪久功要害,攻其必救,一时间洪久功也大感头疼,虽然功力胜过苏诗倩甚多,但是想短时间制服苏诗倩怕是也办不到。

  更头疼的是,萧遥这小子不知道练就什么的速成剑法,拨、撩、挑、刺,十分诡异,稍不留神就被其看出空档,冷不丁就是一剑,防不胜防。

  红毛老祖毕竟江湖成名多年,冷静下来,心念一转就想到破敌之法。

  只见洪久功,双钩一翻,大开大合,招招压向苏诗倩,使其难以招架,但是这种套路,空档较大,萧遥马上抓住机会,看准洪久功肩头空档,一剑刺过去。
  哪知这正是洪久功的圈套,看那洪久功肩头中剑,丝毫不乱,左手持钩依然斩向萧遥,苏诗倩这时如果再攻其必救,就算能伤的了洪久功,萧遥肯定是没命了,这时也顾不得许多,赶紧挥剑为萧遥挡住洪久功手中的弯钩。

  但是不料洪久功这手中的弯钩碰到苏诗倩手中的剑就随即撒手,变招为掌,打向萧遥心口。

  这变化之快萧遥也来不及躲闪,只得催动「蛰龙眠」与洪久功硬接了一掌,两掌相接,萧遥直接被内力震的倒翻几个跟头,摔倒在地上。

  洪久功也被震得后退几步之远,心中暗惊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内力的,转念再一看自己肩头的剑伤也比预料中要深很多,不由得问了一句:「小崽子,你这剑法是什么名堂?邪门的很啊。」

  萧遥缓缓爬起来,吐出一口淤血,有气无力的笑道:「承蒙夸奖,这是我自创的……」说到这,萧遥心里想,我这剑法还没起好名字,本来就是从撩拨阴唇,抽插阴门中悟出来的剑法,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为好,想了一下接着得意的说道:「这是我自创的」冲阴剑法「。」

  苏诗倩听到这名字,不由得两颊绯红。

  「」冲阴剑法「吗?有些门道,可惜啊一代剑法奇才,就要葬身这谷底了。」洪久功料定这萧遥刚才接了那一掌即便不伤到内脏,短时间也运不内功,只剩苏诗倩一人费不了多大劲就能拿下。

  「可惜啊,一代淫魔就这样死了,便宜你了。」萧遥说完这话自信满满的把剑插在地上,干脆坐在地上运起功了,看都不再看洪久功一眼。

  苏诗倩也好像对萧遥的话有极大的信心,收剑还鞘,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看着洪久功就像看死人一样。

  洪久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行功运气,发现不对,对着萧遥大吼,「小崽子,你剑上有毒?!」

  萧遥抬眼看了洪久功一眼,只说了四个字:「箭头七步。」

  洪久功当然知道这种蛇毒见血封喉,毒效极快,知道自己必死心一横,冲萧遥扑过来,嘴里大喊:「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哪知没到七步,只走出三步洪久功便跌跌撞撞倒在地上,死不瞑目了。
  逍遥看着洪七公的尸身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这老贼猖狂惯了,如不是轻敌料,我们实在很难有除掉他的机会。」

  苏诗倩也点点头道:「他还是低估了萧郎的才智,不禁这么快就摸索出一套奇怪的剑法,还用蛇毒使他中了圈套送了命。」

  萧遥得意的笑了笑,挑着眉毛问道:「倩儿,我的剑法很奇怪吗?这不是在你身上练出来的吗?我看也别叫什么」冲阴剑法「了,干脆就叫」刺倩剑法「好了,这名字好,简单明了、言简意赅,你看好不好?」

  「萧郎……你好坏啊!」苏诗倩羞愤的背过身去不让萧遥看她拿染上红霞一样的俏脸。

  话说萧遥与苏诗倩赶回山庄后看到的景象让二人宽慰了不少,贼人已然退去了,园子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忙着收拾尸体,抢救伤员,沸沸扬扬的。

  他二人一路来到正厅,发现众人均是一脸憔悴,还有的带了伤,看来俨然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萧桓一看是萧遥,赶紧招呼他过来。

  「大伯,你好像受了伤?」萧遥关切的问道。

  「哼!易星客那厮比我伤的更重,不是他狡猾,善使毒功,我早将他掌毙于此。」萧桓说话是气力似有些不继。

  「大伯,你中毒了?」

  「不碍事,多亏了袁姑娘,我中毒的已经压住,不过毒物已经伤了内腑,修养些时日就可痊愈。」

  「大伯,袁姑娘呢?」

  「华山风长老与崆峒石长老都伤的不轻,必须由袁姑娘一路护送,带回府上交给」佛手「救治。」

  萧遥看大伯精神越来越差,就扶大伯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与苏诗倩惜别后,就护送大伯赶回翠庭山庄疗养。

              人中之狼(蛹)

  美女,人人都喜欢美女,但是人是会老的,美女也不例外,再美的女人也难逃人老珠黄的命运,有的时候美女还没老就难逃风光不在的命运,这种情况不适用于普通的社会家庭,而是存在于一个圈子中,这个圈子不方也不圆,不大也不小,有个让圈外人开心的名字,但是圈内人开不开心,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个圈就是——娱乐圈。

  韩佳绮,18岁出道,横扫各个媒体新人奖,影视模三栖发展的明日之心,一路走来顺风顺水,23岁时成功转型性感女神,个个杂志的封面女郎,每个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今年,2017年,韩佳绮已经是26岁了。

  这家咖啡馆的味道一直都保持的不错,韩佳绮带着冰冷漆黑的墨镜坐在角落里看着剧本,咖啡很好喝,但是她是越喝心里越烦躁。

  今年马上就要过去,但是她却没有一部作品问世,来找她出演角色的剧本清一色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甚至有些就是露骨的色情片。

  其实当初她要转型时,她的母亲就告诫过她,如果走这条路,你起来的或许很快,但是很快就会退热,别人只会看中你的身材和脸蛋,你的内在的东西就会被忽略,你最好有心里准备,但是令韩佳绮没想到的是来的这么快,自己仅仅大红大紫了两年不到,就过气了,接不到好的剧本,也接不到一流杂志的邀约。甚至连t形台也里自己越来越远,以前在展台上风光无限自己,现在仅仅变成了陪衬。

  越来越压不住心火的韩佳绮把一摞一摞的剧本抬手扔进了垃圾箱,拿出手机拨通了经纪人的手机:「刘洋,我给你10分钟时间,马上到工作室见我。」打完电话的韩佳绮气冲冲走出了咖啡馆。

  咖啡馆里工作室很近,韩佳绮没等两分钟,刘洋就满头大汗的回道了工作室,进门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哎呦,我的姑奶奶,谁又惹你了,我在拍戏现场呢,一接你电话马上就跑回来了。

  「刘洋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冰冷如霜的韩佳绮,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瞄上韩佳绮窄裙下的两条美腿,心里说道:」这两条大腿怎么长的,这么长,长的以抬腿就迈进男人心里来了。「

  韩佳绮对于男人这种眼神早就习以为常了,冷冰冰的说道:「你给我剧本都是些垃圾,全是不入流的角色,我都快一年没有拍戏,没有参加过什么有名气的展场了,你平常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你们公司要是没能力,给我解约,我找别的公司。」

  刘洋从回来就没忘自己的位置上坐,一听韩佳绮这么说,腰弯的更低了,说道:「姑奶奶啊,我们今年真的在您身上费了不少心思,但是圈里现在的反应就是如此,今年这些剧组女一号都已经订好人了,明年!明年我一定替您争取。您也知道娱乐圈新陈代谢也快,你手头这些角色你觉得是垃圾,别人是挤破脑袋也抢不到的。」

  「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已经过气了,大不如从前了是吧?!」
  韩佳绮明显激动了起来,有些坐立不安。

  「没有,我可没有一点这种意思,您千万别乱想。」刘洋一边哄着韩佳绮,一边瞄着韩佳绮的因为激动而微张的大腿,差点就看到了内裤,心里感到万分遗憾。

  韩佳绮大概沉静了一分钟,平淡的说道:「你坐吧,我也知道问题不在你,可是这样下去我心里受不了,我需要以前那种被世界瞩目的日子,否则我还不如在我还没彻底被大家遗忘时彻底退出娱乐圈。」

  刘洋终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喘了一口气,说道:「韩大美女,娱乐圈就是这样,看上去风风光光的明星,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烦恼,您现在只能忘记以前那些殊荣,踏踏实实的演好这些小角色,让大家重新认识你,而不是只专注你的外表。」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韩佳绮显然对这个提议不能接受。

  「有!继续走性感路线,不过比以前的尺度更大一点。」

  「尺度还能怎么大,当初你们让我转型,这两年拍的杂志的尺度一次比一次大,还能怎么大,难道让我全裸,接色情片吗?」韩佳绮气的小脸煞白。

  「姑奶奶,别动气,我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让我接一些烂角色,就是让我脱衣服,你还什么办法?!」

  「出写真集!」

  「出写真?这办法能奏效吗,杂志都是有固定受众的,个人写真只有自己的粉丝的才会感兴趣,影响比杂志还小的多啊?」韩佳绮虽然还是质疑刘洋的能力,但是口气缓和了不少。

  刘洋也不急着答话,从资料夹里翻出了一组照片,递给韩佳绮。

  韩佳绮结果照片一看,略微吃了一惊,翻看起照片来。

  刘洋看着韩佳绮说道:「这是你母亲关晓鸥女士当年的写真照片,当年你母亲遇到跟你一模一样的处境,就是这组写真从新把她拖回世人的眼中,你母亲可以,你也可以做到。」

  韩佳绮放下照片说道:「这些照片我早就看过,但是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背景。」

  刘洋接着说道:「当年你母亲劝你不要转型估计就是怕你跟她一样会有这样的瓶颈,但是这组照片为什么这么有魔力,你只能自己回家去见见关老师,问个清楚。」

  韩佳绮自从当年跟自己母亲争吵过很多次以后,基本就没回过家了,想到这个时候回去跟母亲求助就很犹豫,想了再三还是说了句:「好,我今晚就回家一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