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夏季合宿前编】【作者:tianjinfeng】
【夏季合宿前编】【作者:tianjinfeng】
字数:10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夏合宿前编1】

  对于信次他们来说充满屈辱感的一学期终于快要结束了。每天一如既往地被玲子她们虐待,被吐口水,每周都有可能会被鞭打,过的像是地狱一样。

  甚至连信次他们的双亲都已经笼络收买的玲子她们还经常出入信次的住宅,给予他们更多的屈辱。而且按照玲子她们的宣言,信次被禁止了一切学习。结果,入学当初位于top等级的信次成绩开始急剧下降。

  期中时已经是位于班级中的中后段了,而期末时已经更落后了。这结果正中了玲子一伙们的下怀,老师们对他的反响也变坏了,经常对信次他们生气。
  但是,现在是暑假,终于有1个月的休息时间了,这样想着而感到安心的信次简直是天真无比。因为带着明亮的笑容拜访慎治家,连晚饭都一起吃的礼子正彻底毁掉慎治的暑假。

  「慎治君,看起来因为眼下不被允许努力学习而感到很懊恼呢。合气道部的暑假合宿为时间一周,雾岛小姐和川内君也在内,想一起在我的别墅里举行学习中心的合宿。不用说,不会只有我们一行人的。我和雾岛小姐的家庭教师和老师也一起去。所谓老师,因为那两人都是东大的应届学生,所以教学方法还是很可靠的。我和雾岛学姐也是接受了那样的家庭教师的锻炼,才能在有部活的情况下还保持着不错的成绩。请慎治君也一定要来参加,可以吗?」

  实际上礼子她们何止是在班级,而是在学年都能争抢top的成绩。对于知道这点的慎治的双亲不由分说,几乎是连声答应地请求把慎治带走。

  慎治他们被要求进入的空手道部和合气道部的合宿,利用了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之后的假期,大约一周时间,在那之后,谎称交完成绩单之后就会在礼子的别墅里学习,实际上之后他们只会面临一场虐待。

  而且8月下旬还有空手道部和合气道部的一周时间的后期合宿。简而言之,暑假期间每天都处于被礼子她们几乎全天虐待的日子正等着慎治。如此想着的慎治他们心里就好像灌了铅一样地越来越沉重。

  信次被要求入部的空手道部的合宿地点正是八山的研修中心。

  原本是女子高中的圣华,就算是空手道部也只有女生。更何况,今年没有一个硬是想要加入空手道部的1年级男生,男生只有信次一个人。

  通常来说这种场合,信次的入部是根本不可能被承认的,但是在部内玲子的强烈的发言力,强行承认了信次的临时入部。

  空手道部的中心是3年生的主将利根美里和副将青叶律子两人。以小时候的履历自夸的玲子在空手道的本领上比两人更强,但是本领高强的玲子公正地推举着前辈,使得玲子在上级生中的印象非常好。美里她们更是「如果是可爱的玲子拜托的话……」以这种口气承认了信次的临时入部。

  在这个充满了强烈的大小姐游戏色彩的圣华的空手道部,在练习期间提起玲子,就是用完全合理的训练法,早早就成了部内中心一样的存在。

  「美里学姐,我,从之前就一直在想了,大家的弱点果然还是太缺乏对手了。空手道这种东西,如果追根究底的话不就是殴打对手,踢踹对手的技术体系吗?所以,稍微增加一些真正的对手才是第一,最直接快速的让大家变强的方法。」
  确实是,美里也认为玲子的指摘是正确的。作为大小姐学校的圣华,大部分的学生都没有殴打别人,踢踹别人的经验。要说以女生作为对手,就算如此也都是些无法认真作为对手去攻击的熟面孔。

  「嘛,这个提案,这里不是难得的还有信次在吗。把那家伙作为大家的对手来使用吧。对手如果是男生的话,大家不是就不用担心而可以尽情地测试自己的技术了吗?」

  「是呢……确实如果用信次当对手的话,我们不用留情也不用担心,可以尽情地出手。但是,先不提我和律子,其他的部员没关系吗?就算是信次姑且也是跟我们一起练习过的吧?被用真本事地干掉的话果然他也是男生,不会控制不住自己,为了让我们受伤而拼命地挣扎吗?」

  「所以说,怎么会有让信次练习的必要呢?对信次来说一直都只教了最低限度的必要受身,平时一直都是让他洗我们的衣服和打扫道场等等随意供我们驱使。更不用说拳法和踢击等的基本练习还有肌肉训练什么的都没有。这样的话,信次再怎么使出全力,别说是美里前辈,只会变成就连1年的新手也会一下子就KO他的情况哦!」

  在旁边听着的律子猛然举手。

  「是这样啊……简而言之,信次与其说是部员,不如说是杂役兼人肉沙包担当,是这个道理吗?美里,这个,不是有试试的价值吗?」

  对于美里这些高年级生,还真是充满魅力的提案。尽情地殴打人肉沙包,更何况对于信次是玲子的玩具这一点她有着充足的了解。更不用说她根本就没有保护信次的想法,合宿的第一天,美里便迅速地想要和信次组队。

  「最开始的组队情况是,信次和我的标准示范。信次,给我来这边!」
  被突然叫名字的信次被这预想之外的展开震惊到了。作为临时部员也就是说不允许穿着道衣,练习期间只允许在角落里正坐或者用打扫道场来消磨时间。练习,甚至是作为对手什么的根本就做不到。

  「哎?利根……主将,要和我组队吗?」

  「是啊,你姑且也算得上是空手道部的部员吧?偶尔也得加以磨炼一下。」
  信次的脑里浮现出厌恶的记忆。不仅是玲子,美里也算得上是空手道部的主将。迅捷的动作,强烈的冲拳和踢击,足以跟新手之间足以划出一道界线。自己无论怎么反抗挣扎,她都不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对手。

  (但是,她又不是玲子,我可能不会被虐待吧……)对着犹豫的信次,站在旁边的玲子高声说道。

  「信次,没听见美里前辈的命令吗,快点过去!」

  像是被弹起来的信次向道场的正中央跑过去。在全员吵吵嚷嚷的说话声中,美里和信次的对练开始了。二段资格的美里穿着带有可以以黑带资格自夸的道衣。相对的信次甚至连道衣都没有,穿着t恤和短裤。

  在摆出架势之前,只是相对站着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出实力差,对于信次来说,能看出眼前的美里比自己远远强得多。

  对战,说是这么说,但自己连摆出架势的方法都不知道。间不容发地袭来的美里的拳击,踢击带来的痛楚,只要想象这些信次的手足就开始缩紧,感觉到自己因为恐怖而嘎吱嘎吱地发抖。

  美里此时也有一些紧张。以男生作为对手是第一次。再怎么说他是新手,姑且也是个男生。看起来还是有点力气。

  作为对手是新手时的常用手段,先用轻拳牵制,再踢出低段踢。在心里确认了之后,美里的低段踢命中了信次的小腿。

  「行得通……」

  信次的迟钝反应,给了美里自信。持续发出的三连发低段踢对着信次的腿,小腿,然后依然是腿放了出去。

  「咿!疼啊!」为了从美里的右脚旁拼死逃脱,信次打算向着美里的左侧逃跑。而美里并不会让他逃走。看穿了信次天真的防御,巧妙地将局势拉回,把信次的动作封住。

  「信次,给我严肃一点!这不是非练习期间,至少给我反击一下!」

  美里把信次的脸用力地捏长,注入气势地喊道。屈辱地被扭曲着脸的信次拼命地使出拳击和踢击。

  但是,完全没有受过练习的信次的拳击和踢击,在美里看来只是胡乱地挥舞手脚而已。一点都不可怕。不,不如说像这样反击的一方全身变得满布空隙,反而容易得手。

  对于左脚以低段踢集中攻击,而对正在忙着庇护触电般疼痛的左脚而疏于防守的肚子,美里踏步向前对其进行连续的正拳炸裂攻击。

  「噗,嘎噗噗噗」

  眼看着追上正发出下流声音的自己,美里正踏步向前,信次拼命地逃跑并用两手努力防御住左脚。

  在那瞬间,信次的毫无防范的右脸挨了像是球棒重击一样的冲击,信次狼狈地用脸磕到了地板上。美里紧接着以低段踢追击信次,并看破了信次正对右方的低段踢集中注意,紧接着又放出了向右的回旋踢。

  只不过,这次后放出来的回旋踢,是瞄准了脸。对于根本无法预料方向的踢击,信次完全反应不过来。而且逃跑方向正好是美里的踢击袭来的方向。正正好好地把这记连击给吃了下来。

  是美里的完全胜利。而且与此同时,美里对玲子的指摘的正确性有了实感。
  「果然,男生作为对手的话无论是毫不留情的拳击还是踢击,都能够承受下来呢」

  这是很新鲜的感触。事到如今,就算是以部内的女生们互相对战,当意识到的瞬间,就会无意识地踩下刹车。

  就算是对外的较量,果然还是很难互相以全力地去挥拳踢腿。特别是对脸部的攻击是绝对禁止的。即便如此还是这样不错。因为,满功率地用自己的拳和脚去命中对手还是第一次。

  而且毫不留情地命中对方,和至今为止踩下刹车留手,肌肉的使用方法,打击的弱点,都在微妙的地方有着差别。

  「果然,正如玲子所说大家都和信次交手,有这个必要呢……」

  美里向着还在蹲着的信次走去,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提了起来。

  「信次,没事吧?」

  「嗯,是的……不知怎么……」

  信次有一些放心了。不管怎么说,美里和玲子她们不一样,看起来不像是要虐待戏弄这样的自己……确实如此,美里从没有想过要虐待信次。

  但是,美里并没有把信次看成是人类。对于美里来说,信次只不过是单纯的练习台,像是沙包一样的东西。

  如果大家都认真地把信次当做对手的话,那么通过这个合宿大家肯定会飞快地提升等级吧。一定要把这家伙,有效地活用起来……

  但是姑且,其他的部员自由点就好,律子要不要确认一下。

  「律子,接下来,跟信次组个队吗?」

  律子觉得很厌恶——才没有这种事。看见美里尽情地踢着信次,律子也忍不住跃跃欲试了。

  「当然的!!那么,信次,放手过来吧!」

  实力跟美里伯仲之间的律子,信次根本没有对付她的技术。信次在这段期间,什么都做不到地就被KO了。

  正面吃下了律子的三连冲拳,在地板上呻吟的信次,美里和律子蔑视着他呼唤玲子,信次的沙包化计划最终的商议开始了。

  「律子,如何?玲子说的把信次作为大家对手的计划,我觉得可行。」
  对于美里的意见律子也大赞成。

  「大赞成哦。这一定会成为最棒的练习呢。不光是对手的技术,如果能知道自己拳击和踢击的威力,基本练习也能变得开心哦。」

  将被打的瘫倒在地,在地板上喘气的信次无视掉的美里把宣告公告出来。
             【夏季合宿前编2】

  信次每天都被强行驱使去当练习的对象。以玲子作为第一个,一年级的部员也被要求作为对手。

  就这样在合宿最后一天之前,还差一个人信次就算当过所有人的对手了。
  最后剩下的人是信次和玲子的同班同学,萩朝子。

  朝子是性格畏缩,像是大人那样类型的女孩。身高只有156厘米那样娇小,体重也只有40kg左右,就是身材如此纤细的人。

  信次在入学刚开始尚未被礼子公开体罚,原型毕露之前曾经对朝子用小矮子和姜片之类的称呼挖苦她。

  被以这种口气,嘴不饶人的信次伤到的人很多,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跟作为玲子虐待对象的信次同一个班级。

  在被请愿游街羞辱他的时候,他曾被尽情地吐口水和踩脸,以此作为复仇。
  但是,像大人那样,温柔的朝子不如说是「再怎么说,在大家面前被这样对待也太可怜了……」地同情了他。

  等到了游街到朝子这里时,明明没做什么反而还被玲子这么虐待真是太可怜了,朝子这么想着。因此只是让他轻轻地亲了一下她室内鞋的鞋尖就原谅了他。
  在普通的学校里像朝子这样大人一般的学生是不会首先考虑加入空手道部的。
  但是,在大小姐学校的圣华,以护身术的观点来讲,为了矫正像是朝子这样畏缩不前的人,武道系的部活如果拉拢她们入部是会被奖励的。

  再加上,性格正好相反的朝子和玲子奇妙地非常投缘,所以玲子几乎半是强拉地把她骗到了空手道部里。

  本想着就这样试试看,朝子却意外地很有天赋。身体柔软,有着非常灵活的高速度,明明身材纤细但也意外的很有力气。

  当时引诱她的玲子很是吃惊。但是,一到作对手训练的时候朝子温柔的性格就变成了灾难,完全使不出认真实力的毛病怎么也改不了,美里她们都有些生气了。

  吃早饭时,朝子向玲子说到「啊啊,终于到了跟川内君组队了……再怎么说,我根本想象不了我能与和玲子你们不同的男生比拼胜负啊……」

  对于带着点阴沉的口气的朝子,玲子下意识地差点喷出饭来。朝子有着非常高的才能,在一年级生有实力的人选中,自己之后她算是第二名了。

  如果认真的话,所有部员中她也能算是属于上位实力。就连其他的一年级部员都会轻松战胜信次,朝子要输给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朝子根本就不可能输给信次的吧!玩笑还是歇一会再开吧!?」

  「但是……我,跟玲子不同,我个子很矮很瘦弱吧?而且,因为玲子比川内君还要高说不定看起来还很吓人?而且,从我这边看玲子就很有压力呢。」
  「朝子你啊……再多拿点自信出来不好吗?总之,组队一开始就什么也别想地尽情打出一发正拳吧。接下来使出朝子擅长的右腿中段回旋踢。如果连续用出这两招,就可以了。之后朝子的身体就会轻松地舒展开。别以为我会骗你哦?」
  午后的练习开始了。在热身运动,柔软体操和基本练习,模拟对战之后。终于到了组队对战的时候了。

              美里高声说道

  「朝子和信次的组队是最后一组吧?那么担任压轴的朝子,就以考试的形式来试试吧。二人一同,出列!」。

  朝子在那一瞬间,头脑中一片空白。并不是在全员面前组队比试,居然是在全员面前考试……对着紧张的朝子,玲子打着招呼「朝子,没问题的,没问题的。如果按照我早上说的去做就能轻松取胜哦!!」

  「嗯……嗯,我会试试的……」

  「二人都准备好了吧?开始!」

  美里的声音响了起来。朝子就像在梦中一样,无心地使出一招正拳。响起了咚地一声的同时,信次「呜咕」的叫声像是含混不清那般漏了出来,间不容发地,朝子对着正捂着肚子卸下防御的信次脸部放出了强烈无比的回旋踢。右脚的脚背准确地捕捉到了信次的左脸。

  「啪嚓」一声朝子感受着踢到肉的感觉,于此同时,信次响起「嘎啊」这种不成声的悲鸣然后倒在了地板上。

  「一本!」响起了美里的声音。考试开始五秒都没过就已经是朝子的压胜。她现在已经觉得过于扫兴了。

  「什么啊,川内君,居然是这么弱吗……开场正拳这种正面攻击居然都没想到过吗。」

  朝子的手和脚上,还留着充分打进信次身体的触感。比起打沙袋和手套远远好得多的感觉。

  「这种感觉,想要更享受一点……」

  从朝子的身体深处,抑制不住的冲动传了上来。

  「美里前辈,这样的话就算不上考试了哦。我再稍微放开一点可以吗?」
  美里和律子惊讶地互相看了看。那个大人一样的朝子,想要更认真一些?这种展开对于两人是完全没想到的。

  「当然ok。撒,信次,赶紧站起来!!第二轮,开始!」

  被踢得快要引起脑震荡的信次,谁都没有在关心他。麻利地入场的玲子几乎是把信次强行拽了起来,往复地扇着耳光把信次的意识取回然后带他回到了道场中央。

  「朝子,这一次要试试各种各样的技能哦!」

  对因为玲子的声音而大大地点头的朝子,美里一边赞美地看着她一边宣告了考试的开始。

  这一次朝子有了余裕。虽然刚才没有意识到,但仔细看的话信次其实根本毫无架势可言。

  什么啊,这就没办法尽情大展手脚了啊……朝子一边踏着轻快的步伐一边缩短距离,而信次慌忙地想要逃跑。

  但此时朝子早就放出了用来牵制的低段踢。事到如今早就被踢的凄惨无比,满布淤青的信次腿上被添上了新的伤痕。由于过度的疼痛,快要哭出来的信次下意识地想要逃走,但脚被制住因而无处可逃,朝子伸手对着信次的脸以掌底打了过去。不,正确来说是在脸的毫厘之前停了下来。接着,「嗨呀!」像是嘲弄一样的声音响起,信次被巴掌轻轻拍了一下。

  「噗」地在道场里响起了微小的声音。全员都因朝子这种滑稽的攻击而沸腾了。

  「朝子上啊!」

  「再多玩玩!」之类的,早就无法分清这到底是正在测验中还是正在公开处刑了。

  对于朝子那滑稽的巴掌攻击毫无抵抗的信次,开始尝试决死的反击。他拼命地使出连续的左右勾拳,无论如何都想要抓住朝子。

  但是,脚已经抖得不行的信次的大幅度挥拳,都已经说不上是勾拳这种东西了。非要说的话,嗯,就像是被凌虐之后的垂死挣扎才合适。

  对着完全摇摇晃晃的拳头,朝子一边笑着一边悠闲地以扯住信次的脸作为还击。

  「来啊信次,鬼在这里哦!」

  不知何时,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川内君」称呼他的朝子,也舍弃了那个称呼,与玲子和礼子一样用信次代替。在和信次的右勾拳错开的瞬间,朝子将信次的手腕和手肘抓住,朝反方向扭转。

  「疼疼疼疼!」

  「要上了哦!嗨呀!嗨呀!嗨呀!」

  胳膊被固定住的信次弯着腰,朝子则连续地对信次的屁股用左旋踢踹了过去。
  「疼!疼!疼啊!住手啊!」

  信次的悲鸣声响了起来。虽然信次屁股被连续地踹着而拼命地想逃,但由于胳膊被朝子固定住,即使信次想要向前,实际上也只是在朝子的身边咕噜咕噜地转圈而已。

  因此,他根本就无法逃离朝子的脚。信次颜面尽失地悲鸣着,同时在朝子的身边依旧像跳舞一样转着圈。

  「朝子nice!」

  「好啊好啊!再接着踢!」

  对于朝子巧妙的攻击道场中响起了一片欢声笑语。

  终于被放开胳膊的信次捂着屁股蹒跚地走了两步,(不,不快点转身的话,又会被踢的……)他拼命站直身体,在他回过头来的瞬间,玲子的脚刀就踹进了信次的心窝。

  「咕噗!」在令人恶心的声音响起之前,朝子就抓住了信次的后颈,按得他弯下身去。

  身高比玲子高接近10厘米的信次,被朝子按弯着腰。朝子间不容发地,从下方开始连续地用膝撞向上猛踢。信次从胸到脸,毫无防备也毫无架势地被朝子的膝踢袭击着。

  「咕!噗!别……快住手……」

  信次漏出了喊声,虽然他想要拼命地直起身子,但被朝子紧紧地用体重压制着,更何况从下方还有毫不间断地膝撞,信次根本就无法站起身来。

  突然,朝子放开了信次,拼命站起身的信次由于手被松开,出于反作用而向后翻倒。

  「啊哇哇哇哇」两手挥舞想要重新保持住平衡的信次,对于朝子的攻击丝毫没有防备。

  突然,信次的左脸迸开。就在意识到头部被拧转扭曲似的向右被击飞的瞬间,这一次是右脸被暴击。接下来是左脸,右脸。信次拼命地以视野狭窄的眼睛看去,看见朝子正摆出上段踢的姿态。而且,抬得比脸还要更高的朝子的脚正在信次的眼前像是画八字一样回旋着。

  朝子的脚背,朝子的脚掌,正在持续踢着信次的两颊。这正是脚耳光,在普通的比试中绝不会看到的,只在滑稽剧中才能看到的技巧。这并不是正式的空手道,而是用来侮辱别人的技术。信次被朝子的脚灵活地玩弄着。突然,朝子的脚从眼前瞬间收回。然后就那样靠着反作用力向着信次的下颚袭击过去。沾上灰土弄脏发黑的朝子裸足的脚掌,在信次的视野中急速变大。就在直达头顶般的冲击爆发出轰响的下一瞬间,迅速踏步近身的朝子呼喊着「嘿!」爆发出气势,左手的正拳直接打进心窝。

  「噗啊啊啊啊!」从口中淌下口水的信次步履蹒跚,作为追击,朝子进一步地踏前。

  捂住肚子呻吟的信次就像要哭出来一样抬头向上看去,朝子正在那里,凭借前踢的要领,朝子高高举起自己的脚,比头还要高的踢向天空。

  紧接着下一瞬间,轰雷落在了信次的头顶,「……」连一声悲鸣都没有发出来,将朝子的脚技完全正面接下的信次脸部朝下地贴在了地板上,不停地噼哩噼哩地痉挛着。

  「成功了!」

  「朝子!绝妙啊!」

  彻底分出胜负的道场沸腾了起来,玲子对着正羞涩的朝子打着招呼「朝子!决定一下胜利的pose吧!」

  「哎……要说胜利的pose的话。」朝子迟疑了一下,向着在自己脚下呻吟的信次看去,之后猛地用脚踩在了信次的脸上。

  「咕……咕……呜……」对正以微弱的声音呻吟着的信次,朝子一边毫不在乎地用全体重践踏着他的脸,一边竖起了大拇指,决定以「OK!」作为胜利的pose。

  演出结束后的餐厅善后和扫除都被强行安在身上的信次,已经是9点左右才获得了好不容易喘息的时间,虽然迄今为止作为演练对手所承受的伤害就已经可以说非常严重了。

  但今天在测试中被朝子施加的伤害更是过分。吃下了脚耳光的脸正如触电般地剧痛,被饱踹一顿的腿满布青黑色的肿块,只能像瘸子一样走路,否则都做不到迈出步子。正面接下了不知道多少次正拳的腹部也疼痛不已,就像肋骨都断了一样。挨了踵落的脑袋简直是特异级别的疼痛,而玲子则用水桶,把完全脑震荡翻着白眼晕倒过去的信次给泼醒。即使是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现在,头部还不由自主地刺痛着。

  肉体上的伤害已经确定是非常严重了。但是,更加折磨信次的是精神上的伤害。隐藏在练习的美名之下,自己被称为「对手」,但基本上自己一直都是扮演着被攻击的一方。由于这种定义,所以能够亲眼见识到自己的弱小。

  但是,今天这次毫无辩解余地的测试,无论自己怎么找借口,自己都是用全力去迎战的。也就是说在当时信次对自己是有着足够程度的了解。跟输给玲子这种事是不同的屈辱。玲子比自己的身高要高,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从小时候就开始一直练习空手道,可以说是专业的了。输给她也没办法,不用说自己打不过,能赢过玲子的男人几乎都根本不存在,才不是我弱小呢……可以用这种说法去安慰自己。

  但是,朝子就不同了,比自己身高还要矮10厘米,体重也轻得多,被看起来毫无力气的朝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败了。

  不管自己使出多么拼命的力气去还击,朝子只用一击,仅仅只用一击自己就无法抵挡。

  朝子的冲拳啊踢击啊,对信次来说是目光无法捕捉到的迅速。别说那个了,就连朝子的些许动作都是自己无法对应般的极速。

  就算再打100回,自己也绝对赢不了。不,就算是让信次认真地拼死练习空手道,自己也无法想象能追上朝子。

  根本无法辩解,无法获胜般的完全惨败。

  而且,朝子跟自己一样也是在入学圣华的时候才开始学习空手道的。仅仅只是在这段期间,就已经埋下了决定性的无法弥补的差距。

  那么小巧纤细的女孩子,自己意识到自己是输给了那样的对手这一点,让他更是倍受伤害。

  不光是朝子,真弓,里美,美砂子,志津子,奈奈绘之类的那些其他的1年生,自己无论和谁比试都赢不了。明明对手是女孩子,谁也赢不了。这并不是说大家都太强,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格外地弱。这个事实,把信次仅有的一点骄傲啪嚓啪嚓地撕裂了。

  「好累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努力一瘸一拐地向着自己被分配的房间走去。

  作为唯一的男生,姑且还能分到属于自己的房间,已经算得上无上的幸福了。想要睡觉……想要什么都不想地睡觉……能什么都不用去想还真是幸福啊……
  就在信次接近自己的房间时,突然,1年生们所住宿的房间门被打开了,里美探出头来。

  「啊,信次,终于善后完毕了吗?真迟!到底是在玩什么,大家都等不及了啊!」

  「怎么会,说什么太迟了……因为善后的就我一个人啊……」

  就连在早餐时还姑且用着对等地位的方式说话的里美,信次也不知不觉地只能用战战兢兢的口气跟她对话。

  「啊,不用辩解也可以,赶紧过来!」

  什,什么啊,难道还没有结束吗?

  「但,但是,今天已经很晚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已经太累了不由自主地想睡了……」

  没有回答的里美猛地揪住了信次的左耳,用力地把他拖进了房间。

  「好了好了,大家,久等了,今夜的主角登场了!」

  被里美揪住耳朵的信次处于两列并排的床之间,玲子她们坐在床上,就像把床变成列车座位一样,而信次则被拽倒在地。

  「疼,疼啊,疼疼疼!」

  响起悲鸣的信次被拽倒在地板上时,周围爆发出哄笑声。

  「还是一如既往的没出息的声音呢。」

  「喂,这像飞禽一样蹒跚的步伐,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话说回来,信次你这人还真的是,弱小啊!别说是男的,就连女生都包含在内,你也是我一生里见过的最弱的了!」

  「现在,合气道部也在合宿吧?那边的慎治也在像这样被虐待呢。」

  「呐,现在开始这两个家伙的最弱决定战如何?!」

  多多少少喝了点酒,情绪高涨的玲子她们毫无顾忌地持续着嘲讽信次,过分的侮辱震动着信次的双肩,而信次只能拼命地忍耐着。

  那个姿态,已经把玲子她们的施虐心勾了起来,就在这种心理熊熊燃烧了一阵之后,朝子向旁边的玲子打着招呼。

  「呐,玲子,稍微把这家伙借我一下可以吗?虽然不知道我是不是完全想起来了,但是我刚入学的时候这家伙调戏过我呢。虽然事后被玲子你们给折磨了一顿,当时我还觉得他很可怜所以就原谅他了。但是如果没有骨气的话,就是另一件事了!被这种腐烂的家伙给愚弄了,啊啊真的是超火大啊!」

  「不用说,当然OK。并不是因为被朝子拜托才这样!随你喜欢玩弄就好哦!无论是水煮还是火烧,随你喜欢!」

  玲子的内心也很惊讶。那个内心像大人一样的朝子果然也有着嗜虐心,像那样纵情地拼命狠踢,朝子也彻底解放了吗?到底会怎么料理他呢,还真是期待……

  「信次,正坐!」

  向下看着在自己面前慢慢吞吞地正坐的信次,朝子不紧不慢地翘起二郎腿,伸出右脚的脚尖。

  「因为狠狠地踢飞了信次,脚还真的累啊。要怎么办呢?」

  「啊,对,对不起……」

  几乎是条件反射,信次一边把朝子的脚放在头顶,一边开始按摩。

  「呐,按摩着把自己的脸尽情踹飞的这只脚,是什么心情?悔恨吗?你的词典里没有羞耻这词吗?」

  朝子充分地享受着足部按摩,持续着羞辱。

  「啊啊,被这么没出息地摸着的话,脚都会腐烂的。」

  对朝子的话,信次感觉到被解放了一般,伏下头的同时手上也暂停了。就在此时,自己的下颚被慢慢地抬了起来。

  眼前朝子正伸着自己的脚,而自己的脸正在被她的脚轻松控制着,已经快要没有感受这种屈辱的余裕了。朝子到底要干什么,那才是远远凌驾其上的恐怖。
  「拜托了,请不要再踢我了……」

  「信次,踢了你那肮脏的脸,我的脚都被弄脏了,能把它清理干净吗?」
  朝子的脚尖正在自己眼前伸得笔直。难道说,要舔吗?这到底是要做什么?信次惊讶地抬起了脸,仰视着朝子,而朝子就那样沉默地看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信次。

  朝子的脚尖像是感到急躁般地动着。即使是那么微弱的动作,要让信次感受恐惧也是足够了。信次像是下定决心般,颤抖的手把朝子的脚捧了过来,把脚尖塞进嘴里,慢慢地开始舔舐。

  「哎呀,难以置信!」

  「还真的是堂堂正正地舔了啊!」

  里美她们像是惊呆一般地齐声嘲笑。信次沐浴着被强加的侮辱,一边拼命忍耐一边舔舐着。

  「信次,明白吗?我的脚,比信次的脚要小得多吧?信次可是被这只脚给狠狠地踢了一顿哦?认识到了吗?呐,这么娇小的脚都敌不过吗?」

  不用朝子说出来,信次也非常了解。朝子的脚只有22。5厘米,就算是身为女孩子也算得上是很娇小的脚了。但是,在白天的较量中信次被这只脚游刃有余地玩弄着。

  这么娇小的脚,纤细的腿所操纵使出的踢技自己完全反应不过来。

  「我就连有着这么娇小的脚的女孩也打不过吗?……」

  朝子猛地用力把脚尖往信次口中更深处强行插了下去。

  「给我更加认真地舔啊?」

  被夸耀着胜利的朝子命令着,信次就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把朝子的脚趾一根一根地舔舐着。就连脚趾的上面和下面,脚趾和脚趾之间也是。品尝到了有些粗糙和咸味那样的口感。

  (我正被要求品尝着女孩子的脚趾的味道……)即使是这样也感到足够屈辱了。

  「还真是毫无羞耻心地舔起来了呢。不觉得已经够了吗?我的脚都被信次的口水弄得黏糊糊的了!」信次无意识地迎上了朝子抗议的视线。

  (真,真过分……之前还不讲理地要求别人去舔……)但是,自己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朝子对信次的视线做出反应,一下子把脚从信次的口中拔了出来。从嘴里被强行塞满的窒息感中解放出来的信次喘着粗气,间不容发地,朝子的脚再一次向信次的脸上袭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